首页 > 都市·异能 > 最强狂兵

最强狂兵

第2918章 情怀、传承,以及不灭的希望

作者:烈焰滔滔


    父子二人来到了书房。

    “你小子,接下来是不是要去了非洲了?”老爷子问道。

    “对。”苏锐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瞒得过老爷子的,于是答道,“普兰铁路。”

    苏锐知道,普兰铁路对于绝大多数华夏人来说,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尤其是老爷子的那一辈,对这一条铁路倾注了无数的心血。

    那是一代华夏人关于崛起的希望,这一条铁路,承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了。

    那是情怀,那是理想,那是逆境之中从不曾丧失关于腾飞的希望。

    “这很重要。”老爷子言简意赅。

    这简单的四个字,已经把他的情感和态度全部表达清楚了。

    “我会尽力去做的。”苏锐很认真。

    苏炽烟在一旁看着这情形,忽然觉得鼻子有些微微的发酸。

    此时的情形,好像代表了一种传承。

    苏老爷子把那沉甸甸的担子,交到了苏锐的肩膀上。

    而苏锐,则是毫无怨言的接了下来。

    尽管这任务很艰巨,很危险,不成功就罢了,甚至还极有可能白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

    然而,这对于苏锐来说,都不是问题,更不会成为他拒绝这件事情的理由与借口。

    他也是个有情怀的青年啊!

    “哎呀,你看看你们。”苏炽烟忍着鼻子发酸的感觉,给这爷俩各倒了一杯茶,“快喝吧。”

    苏老爷子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后看着桌面,陷入了沉默之中。

    足足五分钟,老爷子都没有讲话。

    苏锐也没有打扰,慢慢品着苏无限送来的老班章,喝完了之后,他用口型对苏炽烟说道:“这茶有点苦。”

    苏炽烟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又给苏锐续了一杯。

    “这件事情不好办。”良久之后,老爷子终于出声了。

    其实,这世界上能把他难住的问题并不多,可普兰铁路绝对能够算得上是其中之一了。

    “是的,确实不好办。”苏锐点了点头:“我还没找到突破口。”

    “想要提速,就必须剑走偏锋才行。”苏老爷子摇了摇头,随后看了看这个最年轻的儿子,“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很多遗憾,希望你多少能替我们弥补一些。”

    苏锐知道,这是老爷子的重托。

    “我会尽力完成的。”苏锐想了想,“不过,我得先去实地调研一下才能形成方案。”

    “十月份巴托梅乌港落成,希望在此之前你能够带来好消息。”

    老爷子说着,举起了茶杯,跟苏锐碰了一下,随后一饮而尽。

    苏锐深深的点了点头,也把这带着些许苦味的老班章干了杯。

    “十月份……”苏锐说道,“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五个月了。”

    他还是很有紧迫感的。

    “而且,盯着这个港口的人可不在少数。”苏老爷子说道,“注意安全。”

    轻轻的叮嘱,却是最真切的关心。

    苏锐点了点头,表情有着些许的凝重。

    能够让苏老爷子说出“注意安全”这四个字,足可见这次的行动会有多大的风险了。

    “我会小心的。”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如果这次经费不够,尽管开口。”老爷子说道,“我也听说,这一次,经费没有预算,也没有上限。”

    没有预算和上限!

    苏锐听了,并没有高兴,因为老爷子这话当然不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意思!

    没有上限的经费,代表了这次领导人们的极大决心,更代表了这次任务的艰巨性!

    “你知道的,我们并不能公然插手他国内政,这是最难的地方。”苏老爷子眯了眯眼睛,“否则的话,这个事情早就解决了。”

    苏锐平时习惯性会眯眼睛,但是这个动作看来还是遗传自苏老爷子。

    而且,苏老爷子在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似乎更有着俾睨天下的霸气!

    苏锐想要修炼到这样的程度,可能还需要一些年的锤炼。

    看着老爷子的凝重样子,苏锐似乎能够感受到他胸中的情怀,心里面微微一动,然后便说道:“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苏锐这是立下了军令状了!

    这一次,他喊的是“首长”,而不是“爸”!

    而这,就是苏锐的决心!

    苏老爷子看到苏锐的样子,顿时笑了起来,他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不用这么一本正经。”

    苏锐倒是没有笑:“首长同志,我是认真的。”

    苏耀国笑呵呵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道:“等你回来了,我给你接风。”

    老爷子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儿子。

    苏锐当然也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配得上父亲的这种欣赏。

    他觉得身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那一份荣耀与责任,他需要挺直了腰,去担起来。

    和老爹一起吃了顿饭,苏锐便离开了。

    当然,在临走之前,这家伙不改铁公鸡本色,还把苏无限给老爷子准备的珍稀古树老班章给顺走了。

    其实,从现在开始,满打满算,留给苏锐的时间也没有多少了。

    苏炽烟驾车,把苏锐送到了首都机场。

    “这么着急着走?”

    “是啊,得去一趟南方军区。”苏锐说道,“据说给我准备了一整个大队的刺头儿,想想都让人头疼。”

    苏炽烟掩嘴轻笑:“那你可得去立威了啊。”

    苏锐点了点头:“我都猜到了,估计首长们是拿这些各个军区的刺头们实在没什么办法了,才整出了这么一个所谓的特种大队,还是混编的,就等着我去了。”

    “那要不要跟首长们申请一下,换一支队伍带呢?”苏炽烟问道。

    她还真的有点为苏锐担心,万一这一群刺头对苏锐不服气,在战场上也不听指挥,又该如何是好?

    “你就尽管放心好了。”苏锐笑了笑,说道:“我心里还是有数的,好歹把这支队伍的名字改成了烈焰特种大队,这么响亮这么好听的名字都给他们用了,我总不能砸了这么漂亮的招牌吧。”

    “响亮,好听,漂亮。”苏炽烟的唇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就知道你一定是最自恋的那一个。”

    苏锐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些刺头们能够利用好了也是好事,据说都是各个军区素质最优秀的那一批人。”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期待的神色:“其实话说回来,我也挺想见见他们的,这会让我想起我年轻的时候。”

    “说的跟你很老了一样。”苏炽烟轻轻笑道。

    “难道不老吗?”苏锐很认真的回答,“我感觉,我这小三十年所经历的事情,是别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碰上的,危险系数太大,频率也太高。”

    “可是,同样有很多人会羡慕你。”苏炽烟扭头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眼神之中的意味有些许的复杂。

    “每个人都会羡慕其他人,这也是人之常情了。”苏锐摇了摇头,并没有多做解释——他所经历的那些风险,如果换个有着英雄梦的普通人经历一番,可能也就没命了,就算是侥幸不死,从此也只会甘心当一个普通人,把儿时的英雄梦给妥妥的收起来。

    “一路小心。”苏炽烟把苏锐送到了机场,她并没有下车,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尽管放心。”苏锐摆了摆手,便拎着行李箱下了车。

    苏炽烟便缓缓启动车子离开,只是,在离开的过程中,她一直从后视镜里面看着苏锐,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

    这时候,苏炽烟的心里面又想起了那句话……

    山海不可平。

    …………

    三个小时后,苏锐所乘坐的飞机降落在了南都市,这里正是南方军区的所在地。

    苏锐来到了这里,一辆挂着军牌的勇士吉普车已经等在了机场门口。

    来接他的,是一个佩戴着上尉军衔的军官。

    他叫耿瑞峰,是南方军区司令部上尉参谋,平时并不是司机。

    然而,今天军区司令员特地让耿瑞峰亲自开车来机场接人。

    接的是谁呢?

    沙狼特种作战大队的大队长。

    不,现在已经改名成了烈焰特种大队了。

    这其实也是让耿瑞峰非常不解的,毕竟,纵观华夏军史,特种部队改名字的例子不超三例,而且都是在特定的时期,此时和平年代,一个成立都一年的特种大队改什么名字?

    然而,参谋耿瑞峰并不知道,这个部队的名字,已经被苏锐打上了浓重的个人烙印了。

    而且,总参和总政治部的首长们并不排斥这改名的事情,以苏锐所立下的汗马功劳,能够有一支特种大队的名字用他的代号来命名,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他对这个国家付出的太多,理应得到更多。

    苏锐虽然一直被称为铁公鸡,凡事都爱讲价,但是,以首长们的视角来看,他们给这个“铁公鸡”的回馈确实是太少了些。

    只是,耿瑞峰并没有想到,这一次他接到的竟然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家伙。

    苏锐敲了敲车门,随后直接拉开后排上了车。

    “你是沙狼……不,烈焰特种大队的大队长,苏锐?”耿瑞峰看了看后视镜,问道。

    “是啊。”苏锐点了点头,“就是我。”

    “别闹,下去。”耿瑞峰说道。

    他本能的选择了不相信。

    毕竟,能够担任一个军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军衔好歹也得是上校了吧?可是,看这苏锐,年纪轻轻,恐怕三十岁都不到,自己在他这个年纪,才刚刚从少尉升成了中尉啊。

    所以,一开始耿瑞峰根本就没相信苏锐的话。

    可是,过了两秒钟,这个耿瑞峰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