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惊悚·灵异 > 青花瓷

青花瓷

第五十一章断水

作者:珠玑


    看着眼前这个瘫软如泥的匪徒,想想刚才他那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九度和高战旗俩人憋不住的笑了。

    “**他老人家说的太对了,一切帝国主义和走狗都是纸老虎,今天you再次印证了我们伟人的至理名言!”高战旗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地上的匪徒,带着鄙夷神情说道。

    众人看到眼前这种戏剧性的变化,也都不由地松了口气,看来这种紧张血腥的场面算是过去了,于是,大家各自散开回到了原地。

    但海涵却没有动,她美丽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九度,眼中露出一种极其厌恶和憎恨的神情。

    九度没有看她,低着头从一旁默默地走开了,擦肩而过。

    他知道此时再做过多解释只会引起更多的争执和误解,因为,她看不透,看不懂,这是一场无可奈何的演出,与早上的场景几乎是如同一辙,也正是有了她的参与和配合,才把这出戏推向了**,达到了九度的目的,但却付出了两个人此生第一次邂逅后的擦肩而过。

    天色已然暗淡了下来,不一会,就完全陷入在一片漆黑中。

    现在除了海涵和九度几个人所在的地方,有一缕月光从山洞上方的石头缝隙中挥洒了下来,铺映在洞内几尺见方的地方外,其它地方都是黝黑一片。

    借着月光,九度和高战旗蹲在山洞一个角落,身影背对着洞口,低声私语地询问着那个匪徒。

    山洞里,由于空气不流通,潮热难耐。

    洞内的很多人都已经把身上的外套脱了,靠在石壁上,以石壁的冰凉缓解湿热所带来的身体上的难受。

    洞口上方和洞口左右的阴暗之处,大海和三个人都握着各自武器,静静地蛰伏在那里,警惕的眼神四处巡视着洞外的任何异动。

    海涵晃了晃手中的水壶,已经空了,无奈之下,她又拿起另一个水壶,但还是空的。

    四处看了看,她起身走向其他几个人轻声地询问,几个人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有水,就没有办法在这山洞里待守下去,谁知道还要在这个地方呆多久?海涵寻思了一下,便拿起了几个水壶,扶着石壁,靠着山洞的一边缓缓地向洞口走去。

    大海听见身旁的异动,扭头便看见了已经趴下身子的海涵,压低了声音问道“姐,你干什么?”,海涵指了指手里的水壶,低声说道“大海,大伙都没有水了,趁着天黑,去水池边接点水。”

    大海忙摇头低语道“姐,不行呀,外面情况不明,也很危险,九哥有交待,坚决不让任何人擅自行动,你让大家忍忍吧坚持一下。”

    ‘“我知道,但大家待在这里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现在洞里已经断水了,要是再遇到什么突发事件,一旦再没有水,那对大家都是致命的危险,所以我想趁着天黑,视线不清,还是把水源备齐,以防不测!”

    “可没有九哥同意,我也不敢放你出去,你要出点什么事,我无法向自己向九度哥交待!”大海语气中带着为难。

    “大海,你看水池离咱们这里也就三四十米,现在又是天黑视线不清,咱们看不清他们,他们也看不清咱们,你放心吧,这么近得距离不会有危险的,我快去快回!”海涵低声道。

    大海沉默了片刻,最后轻声道“那这样吧,我陪你过去!”

    “好,咱俩一起。”海涵欣喜的应道。

    俩人回头看了看洞内九度所在的方向,但什么也看不清,只是在黝黑一片中能依稀看个人的轮廓。

    大海跟旁边的人轻声嘀咕了几句后,便抱着枪,带着海涵,俩人一前一后,缓缓地向山洞右侧不远处的水池处爬了过去。

    “Del'eauiimecasl'eau(水,他喜欢隐蔽在有水的地方?)”九度轻声嘀咕着。

    听到九度半信半疑的自问,老外忙又说道“Vraimentjedisvrit(真的,我说的是真得!)”

    现在的这个老外匪徒,完全没有了前不久的张狂和敌视,他的意志防线早就被九度摧垮了,他现在生怕哪一句说的不对,眼前这个年轻的中**人会再用他想不到的死法折磨死自己,所以即使九度不问的问题,他都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Quoid'autre(还有别的嘛?)”九度沉吟着。

    “Ouieesttrstrarspeudeparlerc'estluihiersoirdansgrottedetuercegrosrd。是的,他很奇怪,很少说话,就是他昨夜在山洞里杀了那个胖子。”这个老外匪徒说道。

    “enttusaisqu'iimeauborddel'eau你怎么知道他喜欢蛰伏在水边?”九度突然转回了话题。

    “Unefoisilesacdosdetombersurlesolilyaquelquesphotosprisesensembleestdiffuseaudessusdecamoufgedanspiseoulecalorsjepensequ'iimebienauborddel'eausecache。有一次他背包掉在地上,有几张照片散落,上面拍的全是在水池或湖边的伪装,所以我认为他肯定喜欢在水边隐蔽。”

    顿了一下,老外继续说道“Ovenuiciaprsonapassquelquesjoursmontagneilrestetoujoursauborddel'eau。大家来到此处以后,我们在山里呆了数日,他总爱在水边休息。”

    听到此时,九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像似认同了这个匪徒的判断。

    随后,九度又接着问道“Quelestsonnom(他的名字是什么?)”

    听到这个话,匪徒沉默了片刻没有回答,神色有些慌张和担忧,看上去好像为难。

    “Maquestiorsdifficilederpondre(我的问题很难回答吗?)”九度紧盯着匪徒的眼睛说道。

    “Non(不),Jepeuxdire(可以说)”匪徒咽了一口唾沫,无奈地说道。

    “Jenesaispassonnommaisqu'isurnomm"Reaper。我不知道他姓名,只知道他绰号叫“收割者”,“Afindegarderlesecretsonnomjesuisleseulsavoir(为了保密,他的名字只有我一人知道)”。

    “Pourquoi(为什么?)”

    “Jesuisobservateur(我是观察员)”。

    九度没有继续再问下去,缓缓地起身,嘴里不由的冷声道“靠,原来是他!”。

    “怎么了?九哥!”高战旗看着九度反映的如此剧烈,惊愕的问道。

    九度原地转了两圈,伸手就去掏兜里的烟,刚叼在嘴上,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又把烟握在手里揉了个稀巴烂。

    收割者,收割者,九度心里叨念着,这个名字此时出现在九度耳中,的确让他非常吃惊。

    收割者是国外特种兵里时常念叨的名字,九度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是在国际猎人学校,起初他不知道这个收割者是谁?后来从同行的国外特种兵口中得知,这个收割者是特种兵出身,在特种兵行业里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也是全世界目前四处通缉的有名杀手,但他的履历几乎无人知道,此人行事极其隐秘和擅于伪装,手法干净利落也狠毒,没有人见过他面目,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是死人。

    这个人的出名是在六年前,他一个人在中东地区力挫闻名于世的以色列摩萨德特种部队一个战术小队。最后,他全身而退,但这个战术小队六个人全部被他干掉,他在每个尸体上都留下一个红色纸条,上写收割者奉还。

    不仅如此,他还曾打败过俄罗斯克格勃、英**情六处、美国CIA等国家的特工,让这些国家的特工皆死于非命,后来据悉,此人似乎与基地组织、国际犯罪集团等有密切的联系,做出了很多惊天大案,为此,国际刑警组织和各国情报部门将他视为极端危险分子予以全球通缉,但终因无法确定其真实身份,便让此人一直逍遥法外多年。

    真没想到,他竟然带着这帮雇佣军来到我们国家,还大摇大摆地深入腹地来刺探军事情报,真是狂妄之极!

    收割者,你还真当这里是国外?这里的军人都是无能之辈嘛?好,既然来了,我就好好会会你这个让人谈虎色变的特种兵杀手,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真神?九度心里愤怒的呐喊着,但面部却异常平静,这就是九度的特点,越是愤怒,表面越是平静。

    此时的九度内心在愤怒之余,还带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这种兴奋让他浑身热血沸腾,充满了一种随时爆发的力量,令人无法压制,这或许就是军人身上固有的热血豪情,一种力拔山河的气势。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