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瓜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医生不缺钱

831 新的流派——捞钱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听完杜衡的话,吴主任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你觉得让老师回来继续参加工作,他的身体能扛住吗?”
杜衡立马给予了肯定的回应,“这完全是可以的。而且按照兰教授现在的情况,我觉得他上班的话,要比在家里呆着强。”
吴主任长出一口气,“行,那就这样,那就这样安排吧。过两天等你走了,我就让老师你回来,顶替你的位置。
说实话你这一走啊,就剩我一个人,不把老师请回来坐镇,我还真有点心里没底了。”
听到吴主任这样的安排,杜衡赶忙问了一句,“主任,您问过兰教授的意见吗?他老人家是不是愿意回来上班?”
吴主任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就不如我了解老师了,对于老师来说,能回来上班比什么都强。”
想到这三四个月里兰教授的表现,杜衡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老头啊,确实在家里呆不住。
不过笑完之后,杜衡还是认真的叮嘱吴主任,“主任,兰教授现在回来上班完全可以,但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高的工作强度了。
能上半天班最好就上半天班,如果要上门诊,我的建议就是限号,每次上门诊的接诊量最好不要超过30个。”
对于杜衡的叮嘱,吴主任是完全赞同的,“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不管老头愿意不愿意,反正他每次的门诊接待,就在22~30之间,再多绝对不行。”
吴主任刚想再说两句,但是看着杜衡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吴主任便笑着离开了。
等到吴主任刚出去,杜衡便低头看向了手机,等看清是顾清鸿的名字后,犹豫着接起了电话。
“杜哥,你在上班吗?这会儿忙不忙呀?”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了顾清鸿软软糯糯的声音。
也不知道顾清鸿是哪根筋搭错了,他现在只要和杜衡说话,就用这种软软糯糯的腔调。
杜衡嘴角扯了一下,不知道作何表情,只能轻声的问道,“还行吧,不忙。怎么了,有事儿吗?”
顾清鸿的声音很是轻快,“杜哥,还记得上次咱俩去买东西的时候,碰上的那个何总吗?”
杜衡微微一思量,便想起了顾清鸿说的是谁,不由的问道,“我当然记得呀,怎么了?他去找你麻烦了吗?”
“没,这小子今天还真的来我姑上班的地方,开始打听我姑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度很也是略微有点吃惊的,忍不住的说到,“难不成这小子还真有报复我们的心?”
电话那头的顾清鸿突然笑了出来,欢快的说道,“呵呵,我还就怕这小子不来报复我呢。”
听到顾清红的话,杜衡很有一种挂断电话的冲动,但又觉得这样不礼貌,只能再次问到,“不是,你都不怕人家报复,那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我是不怕人家报复呀,但是万一人家脑子一热,要报复你怎么办?我给你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提醒你一声。”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他已经没机会了,再过两天我就要去外地出差了,大概要走两个月的时间,等我回来,他也就忘了我了。”
杜衡学着顾清鸿呵呵笑了两声。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正事,反正这件事说完之后,顾清鸿便开始东拉西扯的闲聊其他东西,根本就没有要挂断电话的意思。
但是这样做让杜衡很别扭。
看了看时间之后,主动的说道,“顾同学,待会我还有事儿,咱们有时间再聊。”
说完之后,杜衡快速的挂上了电话,随即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心里默默的想到,难不成这女人真的要转性了?
就在杜衡和顾清鸿两人通电话的时候,他们通话当中的主角,也就是那个何总,此时正在和他背后的靠山——罗胖子,一起在茶楼聊天。
此时的罗胖子像是一位雅士,拿着茶壶慢慢的洗茶、泡水。
但是从他抿起来的嘴唇,微微翘起的嘴角,还有那快要眯起来的眼睛,无不再提醒对面的何总,老子现在的心情很好。
“喝茶。”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道手续之后,罗处长终于舍得把茶壶里的水倒出来。
但是倒水的那个杯子呀,就算是倒满了,喝一口都嫌太少,太小了。
而坐在对面的何总,却很是谦虚的端起了那个倒满水的茶杯,并轻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小何啊,你给我说的那块犀角,怎么这几天没听见你的消息?”也倒了一杯茶水之后,那罗处长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茶壶,然后笑眯眯的看向了何总。
而听到问题的何总,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但随即脸色一阵说道,“罗处,我正好要和你说这件事情。”
罗处长的面色不变,还是笑呵呵的看着何总,“怎么的,看你这表情,这是东西没买到?”
何总轻轻点头,然后轻声地描述了一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而等到何总说完之后,罗处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见,而且脸色慢慢的开始变得阴沉,“你说那人叫什么?”
“杜衡,这是他自己告诉我的名字。而且他还告诉我,他在好朋友医院上班,而且您也知道他。”何总一边说,一边小心的观察着罗处的脸色。
何总这边刚一说完,就听罗处冷笑一声,“认识,我当然认识他,大专家呀。而且是抱上大腿的大专家,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他。”
“那。。。”何总犹豫的看向了罗处。
而罗处又是一声冷笑,“这个人呀,医术好又抱上了大腿,真以为自己就牛逼的不行了,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给我面子。
放心,他的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好好的调理他。
到时候,他会哭着来求我的”
何总见罗处没有追究他东西没买到的事情,不由得悄悄松了一口气。而对于顾清鸿的事情,何总根本就没有要说的意思。
看着罗处若无其事的抿了一口茶水,何总弯腰从地上拿起了自己的包,“罗处,恭喜高升。
这是我重新物色的一份礼物,您看看合心意吗?要是您不喜看着不喜欢,我再帮您换一个。”
看着何总拿出来的东西,罗处终于又变得开心了起来,哈哈大笑着说道,“喜欢,肯定喜欢。”
听着罗处爽朗的笑声,何总也跟着笑了起来,心里默默的想着,只要你喜欢就好。
等到罗处收下礼物之后,两人便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而挂断电话的杜衡,根本就没有把顾清鸿说的话放在心上。说实话,他压根不相信那位何总会来报复他。
所以啊,他还是如往常一样,打开书准备学习一会儿。
一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杜衡突然接到了门诊的求助电话,是曹柄鹤打过来的。
“怎么回事儿?”到了诊室,看着曹柄鹤面前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再也没有其他人后,杜衡便直接问了出来。
曹柄鹤看到杜衡来了,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便把杜衡介绍给了面前的患者。
随即便开始介绍这位患者的情况,“杜副主任,患者年龄36岁,自述腰疼已有4年的时间。
去西医科室查过,也做了各种检查,没有检查出任何的问题。
同样也去看了中医,也吃了大把的药,但也不见不见一点好转。
而且最近一段时间,腰疼的问题还变得严重了起来,只要稍微弯腰一干活,整个腰部就开始变得又酸又痛。
这几天疼的实在忍不住了,而且在当地时确实也没办法确诊,就只能跑到首都来了。”
听曹秉和说了,杜衡不由得眨巴了两下眼睛:这两天也是怪了,尽是些用机器都查不出来的疑难杂症。
心里默默的感叹一下,杜衡辨看一下了患者本人,然后让患者自己又说了一下发病时的感受,并上手做了一下检查。
只是检查完之后,杜衡又一次的皱起了眉头。
不过这一次皱眉头,和前几天的皱眉头完全不一样。因为这一次他做完检查之后,发现这个患者她根本就没病,只是单纯的虚。
只是杜衡没有这么快的下结论,而是跟患者要过了她手里的检查单,还有治疗记录翻看了起来。
放在最上面的,是患者的中医诊断记录,还有治疗记录。
而很不巧的,杜衡在上面还真看到了,有中医大夫作出的诊断也是虚。
在看到这个诊断结果的时候,杜衡轻声的笑了出来,看来还是有靠谱的同行嘛。
只是当他的视线慢慢往下移动,看清要方的时候,他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自己狠狠的扇自己两个巴掌,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快的下一个打脸的结论。
杜衡深吸一口气看着曹柄鹤问道,“曹医生,这份检查记录你看到了吗?”
曹柄鹤脸色也有点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
杜衡再次做了一个深呼吸,缓缓的问道。“你对此有何看法?”
曹柄鹤直接苦笑着摇了摇头,一个字都没有说。
杜衡也不再追问曹柄鹤,而是把视线再次放到了眼前的药方上。
是药方开错了吗?
是,也不是。
其实这个药方最大的问题,它不是开的对与错,是太tmd重了。
整整一张处方笺,从左上角开头到右下角结尾,横着十行,竖着六排,全是中药名。以至于整个处方笺上,所有剩余的空白地方加起来,可能都不足两平方厘米。
写的太密集、太多了。
就这粗略的一数,都快到了六十味药材,这要是再加上最后挤上去的几味药材,这得奔着七十味药材去了。
当杜衡把后面所有的剂量全部加起来的时候,得出的数字,更是让他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一千一百七十五克。
一公斤,也就是两斤呀。
这还只是一副药的重量,而这样的药患者一共要吃三十副。
一个体虚而已,能用到这么重的量吗?
就是牲口,也不能这么用药啊。
杜衡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他这前前后后,参加工作也有10年的时间了,也算是见过了各行各色的中医大夫,而且他自己,也是对各个中医流派比较熟悉的。
但是当他看完药方,在脑海里面思前想后,就是没有找到一个对应的流派,来为这个处方做一个背书。
经方派?
不可能,经方派的用药是出了名的精简,讲究的是药专力宏。敢用这么多药,经方派祖师爷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那是温病派?
想想也不可能。
温病派虽然被大家诟病,但是温病派用药讲究的是四两拨千斤,这也是杜衡在很多时候,都会用到温病派的理念治病的原因。
再想想中医的其他流派,也找不出一个符合这么开药方的流派。
如果硬要划分一个流派,那么杜衡觉得,这个流派应该称之为捞钱派。
因为这个药方你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好像除了一个钱字,你就看不出其他的东西了。
六七十种药放一起,难不成你还能指望它能治病?它还有疗效?
药性的相生相克要不要考虑?要不要和病人的实际情况相结合?
所以这么多药放到一起,给杜衡的唯一感觉,他就是想挣钱。
靠谱的同行?
狗屁同行。
杜衡心里暗骂一声,然后抬头问患者,“这份药方是谁开的?你还有印象吗?”
患者略带疑惑的看了一眼杜衡,然后轻轻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而当杜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突然就释然了。
这个名字很熟悉,是南边某医学院的教授,而且是比较知名的教授。
这个知名主要分两部分。
一部分是他的社会影响力很大,他做了和杜衡同样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当网红医生。虽然在网上的粉丝量没有杜衡多,但是在中医科普里面,也算的上是比较知名的医生。
加之老头年龄大了,有教授的身份,也有某知名医院做背景,所以他的转换接诊率要比杜衡多得多。
而另一部分则是,他在同行从行业者里面的是名声,很臭,臭不可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