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瓜子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霍格沃茨之灰巫师

807 魔法是心灵的力量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安东轻轻摩擦戒指,将里面的奥拉罗释放了出来。
没有额外提供的身躯承载,奥拉罗依然是一团默默然的样子。
她并不是安娜,这是安东非常肯定的事情。
他已经完成了对安娜生命存在的绘制,能感受到安娜与奥拉罗之间最本质上的区别。
或者可以这样说,这团默默然甚至不是奥拉罗。身体里滋生默默然的人被称为默然者,默默然只不过是默然者的部分本我的极端的‘记忆、情绪、意志’与魔力的结合体。
那种感觉,有点类似于巫师体内滋生出的黑魔法生物。
至少在安东的‘心灵之湖’的倒映下,这团默默然的‘记忆星球’跟安娜并没有半点关系,它是一种独立的存在,汲取了原身存在的部分本我,在极端魔力的承载下形成的一个独立的生命规律运动。
带有类似生命的韵律,有着规律的特性,没有自己的‘记忆星球’,也没有延伸至某个生命记忆星球的调用——安东甚至可以直接将默默然归类到黑魔法生物里面去。
然而此刻这团默默然正发生剧烈的变动。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
安东眨了眨眼,“它体内承载的‘记忆、情绪和意志’正在消失?”
不,不只是消失那么简单。
它好像在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吞噬着,不断地向内坍塌,彷若掉入黑洞般,一点点地消失不见。
安东心中一动,‘心灵之湖’的倒映下,一片无垠虚空出现在他的眼帘里。
他朝着安娜的记忆星球望去,赫然看到安娜的记忆星球上延伸出好几道灵魂黑线朝着未知深处蔓延而去。
而其中一道,就连结着这头默默然。
“反向的黑魔法生物滋生?”
“吞噬?”
“被环境影响的个体滋生出黑魔法生物之后,竟然能重新吞噬这个黑魔法生物的力量,获取能力?”
安东面色诡异地回头朝着刚刚施展灰魔法催生的‘庇护塔’。
也就是说,是有办法,让食象藤重新吞噬‘庇护塔’……
“这有什么用?”
安东又重新将目光看向安娜的记忆星球和这团默默然,不禁想起那头被自己转化的摄魂怪和那个金发碧眼的妹子。
“黑魔法生物……滋生的个体……影响的环境……”
安东勐地眼睛亮了起来。
“这特娘的就是血脉叠加!”
“麻瓜变成巫师最关键的一步!”
“环境的变化,让个体滋生出黑魔法生物,又因为环境的变化,让个体吞噬了这头黑魔法生物,从而让这个个体获得了黑魔法生物的血脉!”
这是他之前忽视的关键节点!
之前自己施法摧毁小女孩朱莉亚身上滋生的黑魔法生物,不就是相当于是改变了环境吗?
以这套理论来看的话……
安东是可以通过杀了老巫师费因斯,来获取在魔法上的天赋的,毕竟他们……
“咦?我好像真的已经杀了他?”
他挑了挑眉,若有所思,不由得想起自己远超一般巫师的天赋,在学习魔法初期就掌握了极其强大的‘彷生魔咒’。
这简直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时间的倒扣,黑魔法生物的滋生和吞噬,魔法血脉的诞生与叠加,在某些角度而已,是如此的紧扣在一起。
“啧~”
老巫师费因斯活了下来,还通过复活术彻底完成了生命的唯一,完整地构建了自身的‘记忆星球’。
奥拉罗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已经彻底的死亡,只剩下自身滋生而出的黑魔法生物‘默默然’。
眼前这团‘默默然’的内在坍塌,也许在时间旅者的眼里,就是从未来和过去可能存在的自己获取力量,但在安东眼里,它却是一种魔法的叠加。
“既然是这样的话……”
安东十分清楚,他研究出来的魔法理论并不是魔法世界的唯一真理。魔法是心灵的力量,在不同的心灵眼里,应该有着不同的魔法体验才对。
格林德沃的命运魔法、邓布利多的心灵魔法、伏地魔的本我魔法、佩德罗的时间魔法、甚至普通的巫师,比如哈利波特,是维护心中正义的执拗的魔法,它们都是用来阐述魔法的某一个角度。
但有意思的就是这样。
每一个巫师都可以从自己窥探到了魔法维度去影响这个世界,它们同样可以用另外一个维度的变化将这种施法表现出来。
他轻轻抽出魔杖,若有所思,“以我的施法方式,或许可以趁这个机会给安娜叠加默默然的魔法血脉?默默然有魔法血脉吗?”
按照道理来说,黑魔法生物就一定会有其独特的魔法血脉的才对。
默默然的魔法血脉,又能给巫师提供什么样的魔法天赋呢?
这就让人很期待了。
彭~
安东的左手化为灵魂黑线,彻底没入这团默默然之中,“一收一放,一收一放……轻轻地……”
……
……
佩德罗曾面色严肃地跟安娜讲述过回到过去获取力量的危险性。
比如一般人认为的——不要与过去的自己产生接触。
时间旅行家对于自身在时间上的存在有足够的认知,确实是可以避免因守护自我存在而产生杀死对方的冲动。
但这不代表着就可以彻底无视这种问题!
时间旅行家有时候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在进行时间穿梭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未来的一切可能都尽数消散,那么这场冒险将变得极其危险。
未来的消失,本身就代表着‘现在’存在的不确定性。
那么,规避风险的做法就是及时回到现实时间里,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或者……
为自身寻找到某个锚点,确定最后逃命保存自我的办法,如果能做到这点,那就放心大胆地去冒险,危险往往也代表着时间长河上的机遇。
安娜如今不用担心这样的问题,她的锚点就是安东。
她再度在时间长河中度过了漫长的时光,沉浸在研究里无法自拔,游荡于知识的海洋里。
不知不觉,已经是七年了。
这段时间安娜都特别的小心谨慎,时间魔法里‘7’是一个神奇的数字,每个七年的时间点就是一个极大的机遇和危险相伴着存在。
嗡嗡嗡~
安娜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整个人恍忽了一下。她捏了捏鼻梁,这种独特的感觉却愈发的强烈。
“安娜,怎么了?”身旁一个女同事愣了一下,她有些哭笑不得,“拜托,是不是因为我提议要逛街你不想去,故意用这种方式表示拒绝?你不能天天都呆在实验室里,要多出去走走。”
安娜将手里的汤勺放到餐盒上,翻了个白眼,“艾拉,不是这样的。”
“我去一下洗手间。”
强忍着眩晕,沿着食堂的过道走过,终于是来到了洗手间,这里并没有实验室遍布的摄像头,终于可以让她把绑在腿上的魔杖抽出来。
“该死,怎么会是这样时候!”
安娜咬着嘴唇,有些烦躁,实验已经要做出成果,只剩最后一步了,偏偏遇到了时间魔法上最难搞的事情。
时间上的唯一性确定。
简单来说,有一些‘过去可能存在的自己’以某种方式出现在了现实时间里,在她从现实时间穿越到过去时间后,这个‘过去可能存在的自己’反倒是成了现实时间里的唯一。
就像她看过的那部电影里的台词一样——完了,我成替身了。
那么,真实的自我,和‘过去可能存在的自己’就要来一场决斗,确定谁才是真的‘真实存在’。
如果自己输了,被杀死了,那么现在存在于现实时间中的‘过去可能存在的自己’,就会代替自己,成为真实的自己。
这种事情对于佩德罗来说实在太常见了。
他几百年人生里已经不知道被人类巫师杀了多少次,都被杀麻了,每次重新出现都是‘过去可能存在的自己’的替换。
从那以后开始,他和过去未来的自己都相处得很好。
安娜可不喜欢这样。
她就是她,过去可能存在的她不许成为她!
这是妖精和人类对于‘自我认知’最大的不同。
“我不怕你的!我的安东不仅成为我的锚,还把我的生命存在收藏了,你代替不了我的!”安娜有些愤怒地将魔杖对准了洗手台的镜子,“可是你不应该在这时候出现!该死,我的实验就差最后一步了!”
镜子里清晰地倒映出她的身影,戴着长长流光的耳坠,浅绿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鼻梁高挺,嘴唇红润,穿着一身衬衫包臀裙黑丝的职业装,外面罩着一件白大褂。
手中的魔杖高高举着。
红唇轻启,念着声调诡异而独特的妖精语魔咒。
“镜花水月!(译)”
镜子里的她开始发生了变化,高耸撑起的衬衫变成了垂落的巫师袍,娇俏柔媚的眼波化为冰冷而残忍,铂金耳坠消失了,化为七彩的绳子与头发编织在一起,穿着平底的布鞋,却与她现在穿着高跟鞋的身形一样高。
“杀!我要杀了你们!”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嘶吼着,手中的魔杖快速挥舞,收割着一道道生命。
这似乎是一个巫师小屋里的场景,那个女人缓缓地走向小屋里的最后一个人,那个男人摔倒在地,远远撇了眼地上的魔杖,有些惊恐地大叫着,“奥拉罗,是我!你疯了吗?”
奥拉罗笑得面色扭曲,不经意抬起头,愕然看到墙壁上镜子里浮现出的一道穿着白大褂的身影,陡然整个人仿佛是炸毛的猫一样。
“不!不!这不是我!”
她尖叫着,“杀了你,杀了你!”
她挥舞着魔杖对准了自己,竟然极为神奇的同时释放了几十道魔咒。
轰!
只是瞬间,她就炸成了一团血雾。
雾气中,一团仿佛是默默然的东西在半空中翻滚着。
安娜面色凝重地看着镜子,突然,厕所的灯光闪烁了起来,一只有着鲜红指甲的白皙修长的手突然从镜子里伸出,扒拉在镜框旁,一张冰冷扭曲的脸庞缓缓地从镜子里探出,对着安娜狂笑着,“我找到你了!”
“恶灵驱逐!”
一道魔咒光芒顷刻间就击中了对方,伴随着一声惨叫,镜子里的光影再度恢复成穿着白大褂的安娜。
魔杖在指尖旋转了一圈,安娜极为娴熟地抬起腿,将魔杖插入绑带的扣子里。
她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对着镜子轻笑了一声,“找到我再说吧。”
脚步匆匆地回到食堂,收起餐盘,女同事疑惑地看着她,“安娜,不吃了吗?”
安娜摇了摇头,“我必须马上去实验室做研究,艾拉,实在抱歉,晚上我不能陪你去逛街了。”
“我的上帝,你简直是工作狂,就你这样,怎么能找到男朋友?”艾拉挥舞着手中的汤勺,嘴里得得得像是机关枪一样语速极快地叨叨着,“你那么漂亮,在最美的年龄却要泡在实验室里,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安娜,你再这样下去会孤独终老的!”
安娜脚步停了下来,回头看了艾拉一眼,笑了,笑得很是灿烂。
“亲爱的,我有男朋友呢,名字叫安东。”
艾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安娜,微微后仰,“我简直不敢相信,会有人能容忍自己的女朋友天天泡在实验室里几年都不见一面!”
安娜咧嘴很是腼腆的笑了笑,“我有我的办法。”
说完,优雅地转身离去。
只剩下好闺蜜艾拉在身后目瞪狗呆。
……
“抽出24-55,30-55控制棒。”安娜面色严肃地下达命令。
“抽出24-55,30-55控制棒。”同事快速地重复着命令,在操作台上快速拨动开关。
“功率上升……”另外一个同事观察着一个仪表,一点点读取着上面的数值,突然,他面色变得惊恐,“功率上升过快,警惕,功率上升过快!”
“我的上帝!”在一整面墙都是仪表的前面,一个同事哆嗦着指着上面,“所有的控制棒都在抽出!”
安娜面色一变,快速打开自己操作台上一个盖子,掰动盖子里保护的开关,“插入所有的控制棒,反应急停!”
周遭的同事纷纷报读这种数据。
“温度上升过快,水泵运作报错,可能出现停止运作的情况!”
“功率依然在上升……”
“控制棒下降出现明显异常!下降速度过慢,燃料反应……”
“是卡主石墨了,我的天……”
安娜本来焦急的表情变得平静了下来,沉默地看着这一幕,放下手中的钢笔,缓缓抽出魔杖。
果然,仅仅是刚刚给自己施展了铁甲咒,所有的同事瞬间都晕厥在地。
“咯咯咯……”
一个略带疯狂的笑声在安静的实验室里回荡着。
轰!
厚重的墙壁被撕裂,安娜能看到一道浓郁的蓝光弥漫,光芒中,一个长得跟现在的她很像的女人缓缓地走了过来。
巫师袍裙摆舞动,手中紧握着魔杖。
“我又抓到你了!”
“阿瓦达索命!”安娜根本就不想跟她废话,一道翠绿色的光芒犹如电浆一般,朝着对方激射而去。
然而这道电浆竟然是蓝光中缓缓消散,化为晶莹的绿色光点,飘荡着。
“咯咯咯……”
奥拉罗癫狂地笑着,整个人都在颤抖,“安娜啊安娜,你学了那么久的麻瓜科学,还是没有学到点子上啊,我这个没用太多时间了解的人都搞清楚了。”
她的嘴角缓缓地勾起,“核能、麻瓜和魔力之间有趣的联系。”
“感谢你穿越时光的举动,将你带来的安东的智慧和你的经历的记忆,都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让我瞬间明白了这一切。”
说着,奥拉罗缓缓举起魔杖,“现在,换我攻击了!”
“我要杀了你,彻底成为你,看,这不就是我们的梦想吗?搭建麻瓜科学和巫师魔法之间的桥梁……”
“只是,你走的是与炼金术的结合,而我,走的是与魔咒的结合。”
“我的路子,更适合安东的魔法理论哦,你死定了,你比不过我的,噢,严格来说,你也是我,我也是你呢。”
安娜只是面色平静地看着她,“你的话太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